Liao_yeee

死活不打tag
反正也就自己写着玩

-----

我很喜欢蔡升晏。


其实不仅仅是朋友之间的喜欢。
从在师大附中吉他社见他的第一眼就被他吸引。
但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
——高中生嘛,而且也只是有好感而已嘛。
于是就有了人渣学长口中的所谓「互看不顺眼」。
我们真的没有互看不顺眼啦!
只有他看我不顺眼而已。

 

然后啊,我们组了个团,叫「So Band」。
后来…分分合合,合合分分。
团名固定下来了,
是他的网名「MAYDAY」。
鼓手也固定下来了,
叫刘谚明。
 

刘谚明是个可怜的老实人。
面对我们的玩笑,他从不生气。
他温吞的性格有时会让蔡升晏大发脾气。
但是那个傻子竟然从不反驳!

 
刚开始我以为是这个尖莎嘴觉得人太老实了让人忍不住想欺负他。
结果有一次我和他出去喝酒啊,
他喝醉了就抱着我喊刘谚明欸!
卧槽那个时候我差点没被啤酒呛死!

——早知道他喜欢这一型的我高中的时候就不和他闹了不是?
欸不对我现在老婆超棒的不可以说这个。
 

再后来啊。
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竟然有一种女儿终于嫁了的感觉!
那天晚上我们灌了他们一晚上的酒。
看着刘谚明护着他给他挡酒的架势;
看着那个牙尖嘴利的小猫咪被他如水一般温柔包容着。
我觉得他们应该就这样了。
 

我的意思是...
应该就这样一辈子了。
 

没想到的是
刘爸爸给我们的老实人介绍了一位学姐。
很有气质很漂亮的一位女生。

 

但是我们巡演在即
他们两个看起来也毫无异样
我们也就没当一回事了
 

我们的巡演结束之后,
他们俩一下飞机就消失了。
只剩我们三个老男人一脸疲惫回家睡觉。
 

很久之后,
刘谚明在大鸡腿跟我们三个说他要结婚了的时候
我们还跟他开玩笑问他是不是要去荷兰登记
刘谚明一脸的纠结,缓缓开口
——「我要跟行芝结婚了。」
 

我拎着啤酒敲开了玛莎的家门
给我开门的他看起来和往常一样
「我们早就分手了。」
语气平淡得像在和我说啤酒不够冰一样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喜欢他什么?」
打开一罐啤酒,他甩了甩喷在手上的酒液
「他啊...结巴,大舌头,讲话没重点。」
我差点又把酒喷出来,笑他「没想到你的标准那么特别噢」
 

「笑屁噢,」他白了我一眼,「我和你说噢,行芝姐也是这么说的。」
「什么?」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行芝姐说,她就是看中他的结巴大舌头讲话没重点才和他在一起的。」他仰头干了那罐啤酒。
「所以啊,我觉得...既然我和她是一样的,那为什么不直接让一个家里人能够接受的人代替我照顾他。」
 

「那次巡演结束的时候我们不是走得很快吗。」
 
「你们肯定认为我和他一起跑去哪里玩了是吧?」
 
「其实我是偷偷跟着谚明。」
 
「他回苗栗了。」
 
「他跑去找行芝姐了。」
 
「我躲在远处看着他打电话给行芝。」
 
「看着她傻乎乎地跑出店门,看到他的一瞬间又害羞的跑回店里。」
 
「看着他追进店里。」
 
「看着他们一脸幸福。」
 
「我觉得啊,他幸福就够了。」
 
「我蔡升晏算得了什么。」

.....
 
 

我看着他握着酒瓶渐渐用力的手
轻轻揉了揉他未经打理而炸开的头发
他絮絮叨叨一晚上
我便听他说了一宿
最后,他醉醺醺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离开之前
我没忍住抱了抱他顺带擦掉他满脸的泪痕
「晚安阿晏。」
我偷偷在心里和他说。

-----
没亲亲抱抱(噢有偷抱)举高高连牵手都没有竟然被屏蔽了!
委屈兮兮(*꒦ິ⌓꒦ີ)

I (don't) like to be alone.